台女特工打破40年沉默 首度讲述"非凡"经历

  • March 3, 2011
  • Editor: mengqin
  • Change Text Size: A  A  A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军情报部门在1971年曾训练4位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是“四一工作队”。其中,年龄最大者也是唯一台湾本省的情报员余美慧,打破40年沉默,首度公开这段不平凡的经历。

  余美慧擅长铁头功,还可用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样样能使,3年多受训,练就一身“制裁”本事。

  以下内容为余美慧口述当年练功情形,记者以第一人称整理:

  我是南部乡下人,因邻居做私宰,受牵连曾进出法院,亲戚在台军情报部门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语文,工作由当局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两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当时只有19岁。

  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吓一跳,约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最后录取我、贾玉凤、王抱珠与李明秋4人。1971年4月1日正式开学,在北投的特训中心,后又搬到三重,学历比照“情报干部”班19期。

  受训三年多期间,上午是上课,要学广东话与英文,还有上情报专业科目,下午与晚上练功,教练是李克炼,非常有名,他是蒋介石的贴身侍卫。

  每天大清早要从北投跑到阳明山,穿铁砂衣跑,但只穿上半身,没有像“九一工作队”,都是男生,得穿全身,50公斤重。中午11点,如果是大热天,教练会准备4张塌塌米,上面先放七床棉被,先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我们换上男生的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的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

  蒸完骨,每人得喝4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由于练功手会粗,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教练说,女生如果手不细,将来出任务,被人一眼看出会功夫,很容易被识破身份。

        受训4个月才开始放假,只有星期天,早出晚归,事前要报告行程,“情报局”还会派人跟监,如不照行程,就会禁假。

  我的体重较重,受训时有81公斤,教练因材施教,所以我练的是“铁头功”之类的硬功夫,体重轻的就练飞檐走壁的“壁虎功”,我可以用筷子射进木板,也练过飞蝗石;总之,有些功夫是就地取材,手边有什么,都要当做武器使用。

  练气功到一定火候,可以让摩托车从身上压过,有些男队员,还可以让吉普车压过。

  由于4个女生天天在一起受训,所以感情很好,其他3名队员都是17岁,比我小两岁,我算是大姐。而“情报局”也很重视“四一队”,“情报局长”叶翔之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们一次,了解训练情形,一起吃饭。

  我一直到开训,才知道“四一工作队”是什么任务,才知道原来上台北学体育,学英文是要当情报员。队长李达球也要我们4个女生,为报忠断了结婚的念头。

  练功很苦,但我抗压性强,胆力也够,告诉自己一定要咬牙撑过,当然有时会想家,也会独自暗泣。我父亲是公务员,他反对我受这些苦,跳伞时曾邀父亲去看,他看到女儿吃这么多苦,心痛的在旁一直掉泪。

  我在1973年授少尉官阶,分发在特训中心,并继续受训练功,1993年任满20年,中校退役。20年间,并没有派过海外,曾结过一次婚,但很快就离了。年轻时练功,虽擦特调药酒,但毕竟有内伤,现每周洗肾,脊椎开过刀,领有残障手册。

Please understand that womenofchina.cn,a non-profit,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website, cannot reach every writer before using articles and images. For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by emailing: website@womenofchina.cn. The articles published and opinions expressed on this website represent the opinions of writers and are not necessarily shared by womenofchina.cn.


13.7K
comment on this story

Messages that harass, abuse or threaten others; have obscene or otherwise objectionable content; have commercial or advertising content or links may be removed.

台女特工打破40年沉默 首度讲述"非凡"经历

  • 2011-03-03
  •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军情报部门在1971年曾训练4位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是“四一工作队”。其中,年龄最大者也是唯一台湾本省的情报员余美慧,打破40年沉默,首度公开这段不平凡的经历。

      余美慧擅长铁头功,还可用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样样能使,3年多受训,练就一身“制裁”本事。

      以下内容为余美慧口述当年练功情形,记者以第一人称整理:

      我是南部乡下人,因邻居做私宰,受牵连曾进出法院,亲戚在台军情报部门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语文,工作由当局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两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当时只有19岁。

      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吓一跳,约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最后录取我、贾玉凤、王抱珠与李明秋4人。1971年4月1日正式开学,在北投的特训中心,后又搬到三重,学历比照“情报干部”班19期。

      受训三年多期间,上午是上课,要学广东话与英文,还有上情报专业科目,下午与晚上练功,教练是李克炼,非常有名,他是蒋介石的贴身侍卫。

      每天大清早要从北投跑到阳明山,穿铁砂衣跑,但只穿上半身,没有像“九一工作队”,都是男生,得穿全身,50公斤重。中午11点,如果是大热天,教练会准备4张塌塌米,上面先放七床棉被,先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我们换上男生的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的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

      蒸完骨,每人得喝4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由于练功手会粗,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教练说,女生如果手不细,将来出任务,被人一眼看出会功夫,很容易被识破身份。

            受训4个月才开始放假,只有星期天,早出晚归,事前要报告行程,“情报局”还会派人跟监,如不照行程,就会禁假。

      我的体重较重,受训时有81公斤,教练因材施教,所以我练的是“铁头功”之类的硬功夫,体重轻的就练飞檐走壁的“壁虎功”,我可以用筷子射进木板,也练过飞蝗石;总之,有些功夫是就地取材,手边有什么,都要当做武器使用。

      练气功到一定火候,可以让摩托车从身上压过,有些男队员,还可以让吉普车压过。

      由于4个女生天天在一起受训,所以感情很好,其他3名队员都是17岁,比我小两岁,我算是大姐。而“情报局”也很重视“四一队”,“情报局长”叶翔之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们一次,了解训练情形,一起吃饭。

      我一直到开训,才知道“四一工作队”是什么任务,才知道原来上台北学体育,学英文是要当情报员。队长李达球也要我们4个女生,为报忠断了结婚的念头。

      练功很苦,但我抗压性强,胆力也够,告诉自己一定要咬牙撑过,当然有时会想家,也会独自暗泣。我父亲是公务员,他反对我受这些苦,跳伞时曾邀父亲去看,他看到女儿吃这么多苦,心痛的在旁一直掉泪。

      我在1973年授少尉官阶,分发在特训中心,并继续受训练功,1993年任满20年,中校退役。20年间,并没有派过海外,曾结过一次婚,但很快就离了。年轻时练功,虽擦特调药酒,但毕竟有内伤,现每周洗肾,脊椎开过刀,领有残障手册。

  • 本网站为非盈利性信息传播网站。网站内容仅供非商业使用。对于我网转载的其他网站需授权才能使用的图文,我网会注明作者和来源。因本网站不能一一找到作者,若未事先取得联络,沟通版权问题,还请谅解,希望和我们取得联系 website@womenofchina.cn

    在本网站发表、转载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Online Dictionary
  • 台港澳婦女頻道
  • 12th National Women
  •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s between ACWF and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 Five Years On: Boosting "She" Power, Promoting People-to-People Exchanges
  • Looking for the Most Beautiful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