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文化节 “代孕妈妈”话题成焦点

  • March 14, 2011
  • By 作者 吴冠雄
  • Editor: mengqin
  • Change Text Size: A  A  A

 香港性文化节 “代孕妈妈”话题成焦点

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与香港性教育会合办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2011”,3月12日假兆基创意书院举行。今届一连2天的性文化节,以“瞧·性─拉阔性与艺术的空间”为主题,活动包括展览、户外摊位、论坛及文娱演出等。中新社发 郑祚声 摄 

  中新社香港3月13日电 题:香港性文化节 代母话题成焦点

  作者 吴冠雄

  “香港圣公会大主教都说过,圣母玛利亚其实都是上帝的代母(代孕妈妈),只是不收钱罢了!”12日开幕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上,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博士生、女同学社干事曹文杰语惊四座。自从去年,香港富豪李家杰被媒体爆料在美国透过高科技代母产子之后,代母这个话题就一直是城中热话。

  去年10月,香港富豪、人称“四叔”的李兆基公开发布新闻稿和相片,宣布其47岁单身长子李家杰诞下3名男婴,但并未透露是否透过代母。相片中,李兆基抱着3个孙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社会各界则议论纷纷。其后,香港政府证实,已将首宗怀疑违法代母产子个案,转交警方研究是否展开调查。  

  12日至13日举行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的多个性别议题论坛中,“代母——点止生仔女咁简单?(何止生子女那么简单)”格外引人注目。

  论坛上,香港叶谢邓律师行高级合伙人、谢连忠律师介绍说,按照香港目前的《人类生殖科技条例》,香港人无论身处香港或境外,都不容许商业性代母产子,不得涉及付款的安排。

  而且,找代母产子,必须是一对夫妇才可以,如果是单身人士或者同性伴侣,亦都是被禁止的。谢连忠还举例说,受孕的胚胎,只可使用已婚男女的配子,如果精子来源于丈夫,但是卵子并非来源于他的妻子,都是不被允许的。

  除了法律问题,社会上亦有许多意见认为,代母产子,使得代母被工具化,婴儿被商品化,固有的家庭伦理被破坏,相关人士比如婴儿和代母本身亦可能会感到痛苦。

  不过,香港人文哲学会理事长、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助理教授刘桂标博士认为,对于这些道德伦理方面的担忧和指责,目前都没有足够证据可以支持。

  认为玛利亚其实是上帝代母的曹文杰说,上个世纪50年代避孕药的发明,为女性拥有自主生育权创造了条件,从此婚姻、家庭、性三位一体的模式被打破。而今,原本由主妇承担的家庭服务被商品化,从托儿所、家佣、到性工作者,使这些过去必须由妻子、母亲承担的家庭服务,变得可以用钱买到。虽然代母产子目前尚是富人专利,但是随着科技发展,就如同科技通讯设备一样,会得到普及。

  而寻找代母产子,会不会真的有受害者?比如曾有人觉得,代母生产的婴儿长大过程中,如果没有妈妈陪伴,比如睡觉前没有妈妈读故事,会很可怜。但刘桂标指出,这些其实只是人们对美好家庭的想象。现场的一位观众更是发言说,“如果我小时候我妈要读故事,我反而可能觉得很恐怖哦!”

  对于代母可能破坏伦理,谢连忠律师则认为,封建旧社会,女子不出闺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都曾经是道德伦常的金科玉律,却对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生理暴力。香港目前的《人类生殖科技条例》早已经不合时宜,香港需要的,是容许各式各样组合的代母产子安排。(完)

Please understand that womenofchina.cn,a non-profit,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website, cannot reach every writer before using articles and images. For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by emailing: website@womenofchina.cn. The articles published and opinions expressed on this website represent the opinions of writers and are not necessarily shared by womenofchina.cn.


13.7K
comment on this story

Messages that harass, abuse or threaten others; have obscene or otherwise objectionable content; have commercial or advertising content or links may be removed.

香港性文化节 “代孕妈妈”话题成焦点

  • 2011-03-14 来源:作者 吴冠雄
  •  香港性文化节 “代孕妈妈”话题成焦点

    香港家庭计划指导会与香港性教育会合办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2011”,3月12日假兆基创意书院举行。今届一连2天的性文化节,以“瞧·性─拉阔性与艺术的空间”为主题,活动包括展览、户外摊位、论坛及文娱演出等。中新社发 郑祚声 摄 

      中新社香港3月13日电 题:香港性文化节 代母话题成焦点

      作者 吴冠雄

      “香港圣公会大主教都说过,圣母玛利亚其实都是上帝的代母(代孕妈妈),只是不收钱罢了!”12日开幕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上,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博士生、女同学社干事曹文杰语惊四座。自从去年,香港富豪李家杰被媒体爆料在美国透过高科技代母产子之后,代母这个话题就一直是城中热话。

      去年10月,香港富豪、人称“四叔”的李兆基公开发布新闻稿和相片,宣布其47岁单身长子李家杰诞下3名男婴,但并未透露是否透过代母。相片中,李兆基抱着3个孙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社会各界则议论纷纷。其后,香港政府证实,已将首宗怀疑违法代母产子个案,转交警方研究是否展开调查。  

      12日至13日举行的第四届香港性文化节的多个性别议题论坛中,“代母——点止生仔女咁简单?(何止生子女那么简单)”格外引人注目。

      论坛上,香港叶谢邓律师行高级合伙人、谢连忠律师介绍说,按照香港目前的《人类生殖科技条例》,香港人无论身处香港或境外,都不容许商业性代母产子,不得涉及付款的安排。

      而且,找代母产子,必须是一对夫妇才可以,如果是单身人士或者同性伴侣,亦都是被禁止的。谢连忠还举例说,受孕的胚胎,只可使用已婚男女的配子,如果精子来源于丈夫,但是卵子并非来源于他的妻子,都是不被允许的。

      除了法律问题,社会上亦有许多意见认为,代母产子,使得代母被工具化,婴儿被商品化,固有的家庭伦理被破坏,相关人士比如婴儿和代母本身亦可能会感到痛苦。

      不过,香港人文哲学会理事长、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助理教授刘桂标博士认为,对于这些道德伦理方面的担忧和指责,目前都没有足够证据可以支持。

      认为玛利亚其实是上帝代母的曹文杰说,上个世纪50年代避孕药的发明,为女性拥有自主生育权创造了条件,从此婚姻、家庭、性三位一体的模式被打破。而今,原本由主妇承担的家庭服务被商品化,从托儿所、家佣、到性工作者,使这些过去必须由妻子、母亲承担的家庭服务,变得可以用钱买到。虽然代母产子目前尚是富人专利,但是随着科技发展,就如同科技通讯设备一样,会得到普及。

      而寻找代母产子,会不会真的有受害者?比如曾有人觉得,代母生产的婴儿长大过程中,如果没有妈妈陪伴,比如睡觉前没有妈妈读故事,会很可怜。但刘桂标指出,这些其实只是人们对美好家庭的想象。现场的一位观众更是发言说,“如果我小时候我妈要读故事,我反而可能觉得很恐怖哦!”

      对于代母可能破坏伦理,谢连忠律师则认为,封建旧社会,女子不出闺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都曾经是道德伦常的金科玉律,却对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生理暴力。香港目前的《人类生殖科技条例》早已经不合时宜,香港需要的,是容许各式各样组合的代母产子安排。(完)

  • 本网站为非盈利性信息传播网站。网站内容仅供非商业使用。对于我网转载的其他网站需授权才能使用的图文,我网会注明作者和来源。因本网站不能一一找到作者,若未事先取得联络,沟通版权问题,还请谅解,希望和我们取得联系 website@womenofchina.cn

    在本网站发表、转载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Online Dictionary
  • 台港澳婦女頻道
  • 12th National Women
  •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s between ACWF and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 Five Years On: Boosting "She" Power, Promoting People-to-People Exchanges
  • Looking for the Most Beautiful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