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另一面的美丽:“野”趣十足的郊野公园

  • November 16, 2017
  • By 人民网
  • Editor: 
  • Change Text Size: A  A  A

 

  

西贡万宜水库(摄影:吴玉洁)
西贡万宜水库[吴玉洁]

  山林掩映,鸟鸣蝉噪;沙滩湿软,海风微咸……提到这些静谧的景色,很少有人会将它们和香港联系起来。事实上,灯火璀璨的维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熙攘喧闹的街道并不是香港的全部,卸下了国际金融中心的繁华,这座城市还是一个郊野公园遍布各处的绿色家园。

  环山抱海的西贡,芒草旺盛的大东山,碧海白沙的清水湾,对于平日忙碌的香港人,郊野公园的清新野趣尤其有吸引力。得益于发达的交通网络和合理布局,从繁华闹市到山水相连不过一个钟头的时间,离开市区的钢筋水泥,群山峻岭海岸浅滩,是香港隐藏的另一面美丽。

  覆盖半个香港的美景

  如果从天空俯视香港这颗“东方明珠”,就会发现,翠绿是这座城市的主色调,从新界到港岛,大约2/3的土地仍然保留着原有自然生态,其中大部分被划定为24个郊野公园及22个特别地区,广泛分布在香港各区,都市只是点缀其间的星星点点。

  不同于建于市区的市民公园,香港郊野公园在开发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地区原有风貌。行走其间,山路连绵起伏,海浪声时远时近,樟树、楠树、木荷、台湾相思、爱氏松等各色林木随处可见,间或有猕猴、野猪、豹猫、穿山甲、松鼠等动物穿梭而过,以及各类昆虫和雀鸟,让园内生态充满“野趣”。

  “初到香港的人,第一眼大多都看到维港两岸的灯火辉煌,但当我开始探索郊野公园之后,才发掘了完全不同的香港记忆。”居住在深圳的罗小姐在过去两年间,到访了近20个香港郊野公园,并将每一次的游玩经历整理成文,分享给身边的友人。如今,她已经和近十位深港两地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组成团体,希望能够走遍香港每一处郊野美景。

  由于因地而建,24个郊野公园各有特色,满足市民不同的需求。“想要钓鱼吃海鲜,就可以去长洲、南丫岛、大澳等离岛,躺在沙滩上听海浪拍打着岸边,发着呆就度过了一下午的慢时光;要是想要挑战自我,那就行走著名的麦理浩径,背上帐篷横穿新界九龙,在翻山越岭中看日出日落;如果家人同游,梅窝、金山郊野公园就不可错过,开阔美丽的风景,设施完善的烧烤场,足可让一家老少共享山水之乐。”罗小姐如数家珍地介绍道。

  正是凭借不同的景色特征,郊野公园每年吸引着超过1000万人次的游客到访,也不断改变着内地访港游客的行程路线。如今。越来越多的赴港旅客放弃“买买买”而转向深度游览,郊野公园成为重点探索对象,“离岛一日游”、“挑战麦理浩径”等路线日益成为热门选择。

  适度开发保留“野”趣

  从小小渔村到国际都会,香港百年的经济发展让世界瞩目,然而这百年间香港对自然生态的发展保护则少为人知。经历过20世纪初战争的摧残,和上世纪中的大肆砍伐破坏,香港的青山碧水也曾遭遇重创,山体裸露、水源污染,让香港人感受到环保的重要性。自1976年《郊野公园条例》制定,城门、金山、狮子山等第一批郊野公园划定,香港的郊野保护日益成熟,“十年树木”的成果不断显现。

  借鉴欧美国家“国家公园”的发展理念,香港的郊野公园在开发的过程中,不断强调人和自然的和谐平衡,避免用力过度,让“保护和传承”的本意变成“征服与破坏”。正因如此,行走在香港的郊野公园中,除了必要的设施外,很难看到太多现代建筑的痕迹,就连路牌和垃圾桶都和环境融为一体,不显突兀,山径纵横林木交缠,海岸蜿蜒礁石嶙峋,都是最初的模样。

  “记得第一次来郊野公园行山,当时准备不足没有带够饮水,原以为沿途会有小卖部,谁知走完四个小时的山路都没有看到一处人家,饥渴交加之余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这里的‘原始风情’。”和罗小姐一样,在香港读书的田晓也是“资深驴友”,他觉得香港郊野公园在发展和保护中找到了平衡点,“很多细节设置非常人性化,比如主要山径都设置了路标,不用担心迷路;每隔一段路会有洗手间方便游客;提供了专门的露营聚集场地可以过夜等。”

  一方面烧烤场、游乐场等设施完备,集中在指定区域;另一方面尽可能减少对原有环境的改动,从“管理自然”转为“服务自然”。四十年来,郊野公园让香港市民得以享受山岭、林地、水塘及海岸,更用尊重自然的理念,为动植物的生长留下充足空间。

  发展至今,香港特区政府对郊野公园的管理已堪称细致入微,除了《郊野公园条例》提供的健全法律依据外,不同部门各司其职,路政署负责山体管理,渔农自然护理署负责公园维护,区内公厕垃圾处理由食物环境卫生署负责,动植物及环保知识的普及则是康乐及文化食物署的重要职责。

  山水相连间的环保教育

  让市民在享受郊野乐趣的同时,了解保护自然的意义,是香港郊野公园建设的主要目的之一。几乎每处郊野的游客中心内,都有对该区环境和物种的详细介绍,以及形象生动的环保教育资料。家住铜锣湾的李先生每月都会带着孩子来一次“郊野探访”,“我觉得让孩子呼吸清新空气,接触小动物,在磨炼意志的同时,潜移默化爱护自然的意识,远比生硬的说教印象深刻。”

  李先生的做法不是个例。根据香港特区渔护署网站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5至2016年间,香港各郊野公园参与自然护理教育活动的人数多达34万人次,植树总数达41万棵。很多游客中心常年都迎接来自中小学的学生团体,在老师的带领下探访学习,从小在心中根植环保的理念。

  从1977年首批郊野公园成立到如今,四十年间,郊野公园吸引着港人走出户外,从而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行山”文化;更让香港市民感受到青山绿水的可贵,愈发珍视这难得的城市“后花园”。

  无需苦口婆心的说教,行走在郊野公园内,很少见到有游客随地乱扔垃圾的行为,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民间团体成立,自发上山下海清洁郊野。为了进一步减少郊野公园的垃圾总量,香港特区渔护署宣布将在2017年年底前移除郊野公园所有的垃圾桶,每一位游客将“自己垃圾,自己带走”,这样一个看似“不近人情”的决定,却得到了全港上下的大力支持,足可见郊野公园在香港市民心中的重要位置。

  离开城市喧嚣和人潮拥挤,翻越崎岖山头,穿越古朴渔村,在海岸边看斜阳满天,在山岭看云雾缭绕。从荒野到绿色,香港郊野公园的四十年,见证了香港社会从破坏自然到珍惜自然的变化,也书写了一座城市经济和生态同步发展的宝贵经验。

Please understand that womenofchina.cn,a non-profit, 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website, cannot reach every writer before using articles and images. For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by emailing: website@womenofchina.cn. The articles published and opinions expressed on this website represent the opinions of writers and are not necessarily shared by womenofchina.cn.


13.7K
comment on this story

Messages that harass, abuse or threaten others; have obscene or otherwise objectionable content; have commercial or advertising content or links may be removed.

香港另一面的美丽:“野”趣十足的郊野公园
  • 2017-11-16 来源:人民网
  •  

      

    西贡万宜水库(摄影:吴玉洁)
    西贡万宜水库[吴玉洁]

      山林掩映,鸟鸣蝉噪;沙滩湿软,海风微咸……提到这些静谧的景色,很少有人会将它们和香港联系起来。事实上,灯火璀璨的维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熙攘喧闹的街道并不是香港的全部,卸下了国际金融中心的繁华,这座城市还是一个郊野公园遍布各处的绿色家园。

      环山抱海的西贡,芒草旺盛的大东山,碧海白沙的清水湾,对于平日忙碌的香港人,郊野公园的清新野趣尤其有吸引力。得益于发达的交通网络和合理布局,从繁华闹市到山水相连不过一个钟头的时间,离开市区的钢筋水泥,群山峻岭海岸浅滩,是香港隐藏的另一面美丽。

      覆盖半个香港的美景

      如果从天空俯视香港这颗“东方明珠”,就会发现,翠绿是这座城市的主色调,从新界到港岛,大约2/3的土地仍然保留着原有自然生态,其中大部分被划定为24个郊野公园及22个特别地区,广泛分布在香港各区,都市只是点缀其间的星星点点。

      不同于建于市区的市民公园,香港郊野公园在开发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地区原有风貌。行走其间,山路连绵起伏,海浪声时远时近,樟树、楠树、木荷、台湾相思、爱氏松等各色林木随处可见,间或有猕猴、野猪、豹猫、穿山甲、松鼠等动物穿梭而过,以及各类昆虫和雀鸟,让园内生态充满“野趣”。

      “初到香港的人,第一眼大多都看到维港两岸的灯火辉煌,但当我开始探索郊野公园之后,才发掘了完全不同的香港记忆。”居住在深圳的罗小姐在过去两年间,到访了近20个香港郊野公园,并将每一次的游玩经历整理成文,分享给身边的友人。如今,她已经和近十位深港两地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组成团体,希望能够走遍香港每一处郊野美景。

      由于因地而建,24个郊野公园各有特色,满足市民不同的需求。“想要钓鱼吃海鲜,就可以去长洲、南丫岛、大澳等离岛,躺在沙滩上听海浪拍打着岸边,发着呆就度过了一下午的慢时光;要是想要挑战自我,那就行走著名的麦理浩径,背上帐篷横穿新界九龙,在翻山越岭中看日出日落;如果家人同游,梅窝、金山郊野公园就不可错过,开阔美丽的风景,设施完善的烧烤场,足可让一家老少共享山水之乐。”罗小姐如数家珍地介绍道。

      正是凭借不同的景色特征,郊野公园每年吸引着超过1000万人次的游客到访,也不断改变着内地访港游客的行程路线。如今。越来越多的赴港旅客放弃“买买买”而转向深度游览,郊野公园成为重点探索对象,“离岛一日游”、“挑战麦理浩径”等路线日益成为热门选择。

      适度开发保留“野”趣

      从小小渔村到国际都会,香港百年的经济发展让世界瞩目,然而这百年间香港对自然生态的发展保护则少为人知。经历过20世纪初战争的摧残,和上世纪中的大肆砍伐破坏,香港的青山碧水也曾遭遇重创,山体裸露、水源污染,让香港人感受到环保的重要性。自1976年《郊野公园条例》制定,城门、金山、狮子山等第一批郊野公园划定,香港的郊野保护日益成熟,“十年树木”的成果不断显现。

      借鉴欧美国家“国家公园”的发展理念,香港的郊野公园在开发的过程中,不断强调人和自然的和谐平衡,避免用力过度,让“保护和传承”的本意变成“征服与破坏”。正因如此,行走在香港的郊野公园中,除了必要的设施外,很难看到太多现代建筑的痕迹,就连路牌和垃圾桶都和环境融为一体,不显突兀,山径纵横林木交缠,海岸蜿蜒礁石嶙峋,都是最初的模样。

      “记得第一次来郊野公园行山,当时准备不足没有带够饮水,原以为沿途会有小卖部,谁知走完四个小时的山路都没有看到一处人家,饥渴交加之余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这里的‘原始风情’。”和罗小姐一样,在香港读书的田晓也是“资深驴友”,他觉得香港郊野公园在发展和保护中找到了平衡点,“很多细节设置非常人性化,比如主要山径都设置了路标,不用担心迷路;每隔一段路会有洗手间方便游客;提供了专门的露营聚集场地可以过夜等。”

      一方面烧烤场、游乐场等设施完备,集中在指定区域;另一方面尽可能减少对原有环境的改动,从“管理自然”转为“服务自然”。四十年来,郊野公园让香港市民得以享受山岭、林地、水塘及海岸,更用尊重自然的理念,为动植物的生长留下充足空间。

      发展至今,香港特区政府对郊野公园的管理已堪称细致入微,除了《郊野公园条例》提供的健全法律依据外,不同部门各司其职,路政署负责山体管理,渔农自然护理署负责公园维护,区内公厕垃圾处理由食物环境卫生署负责,动植物及环保知识的普及则是康乐及文化食物署的重要职责。

      山水相连间的环保教育

      让市民在享受郊野乐趣的同时,了解保护自然的意义,是香港郊野公园建设的主要目的之一。几乎每处郊野的游客中心内,都有对该区环境和物种的详细介绍,以及形象生动的环保教育资料。家住铜锣湾的李先生每月都会带着孩子来一次“郊野探访”,“我觉得让孩子呼吸清新空气,接触小动物,在磨炼意志的同时,潜移默化爱护自然的意识,远比生硬的说教印象深刻。”

      李先生的做法不是个例。根据香港特区渔护署网站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5至2016年间,香港各郊野公园参与自然护理教育活动的人数多达34万人次,植树总数达41万棵。很多游客中心常年都迎接来自中小学的学生团体,在老师的带领下探访学习,从小在心中根植环保的理念。

      从1977年首批郊野公园成立到如今,四十年间,郊野公园吸引着港人走出户外,从而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行山”文化;更让香港市民感受到青山绿水的可贵,愈发珍视这难得的城市“后花园”。

      无需苦口婆心的说教,行走在郊野公园内,很少见到有游客随地乱扔垃圾的行为,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民间团体成立,自发上山下海清洁郊野。为了进一步减少郊野公园的垃圾总量,香港特区渔护署宣布将在2017年年底前移除郊野公园所有的垃圾桶,每一位游客将“自己垃圾,自己带走”,这样一个看似“不近人情”的决定,却得到了全港上下的大力支持,足可见郊野公园在香港市民心中的重要位置。

      离开城市喧嚣和人潮拥挤,翻越崎岖山头,穿越古朴渔村,在海岸边看斜阳满天,在山岭看云雾缭绕。从荒野到绿色,香港郊野公园的四十年,见证了香港社会从破坏自然到珍惜自然的变化,也书写了一座城市经济和生态同步发展的宝贵经验。